濱州文博濱州文博網

三孔景區和魯故城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文博資源 > 景點介紹 >

濱州三孔:孔府

發布:文物局辦公室日期:2016-03-24點擊:

        孔府,即“衍圣公”府,是孔子嫡裔(長子、長孫)世代居住的官邸。

        歷代帝王在推崇孔子的同時,也澤及孔子的后裔,對孔子的嫡長孫一再賜官晉爵。宋仁宗( 趙禎)至和二年(公元1055年),封孔子四十六代孫孔宗愿為“衍圣公”,四十七代孫孔若蒙、孔若虛為“奉圣公”,四十八代孫孔端友于宋徽宗(趙佶)崇寧三年(公元1104年)復封“衍圣公”。明代初年,孔子后裔的官品上升為文官之首(正一品)。民國二十四年 (公元1935年),國民黨中央常委通過了《尊崇孔子發揚文化案》的決議,明令孔子七十七代孫孔德成先生為“大成至圣先師奉祀官”,享受特任待遇(民國政府部級以上)。“衍圣公”這一封號經歷了宋、金、元、明、清、民國初年,自公元1055年至公元1935年,共 延續了880年的歷史,相傳31代,職責主要是祭祀孔子,延續圣道,繁衍圣裔。在中國封建歷史上,沒有任何一個貴族世家能與孔子后裔的尊貴程度相比。

         孔子去世后,至宋代以前,因宅立廟。其子孫附廟而居,故稱為廟宅。由于孔子地位的提高,孔廟的擴展,原來的襲封宅并入孔廟,即現在的孔廟東路。后來孔子后裔的地位不斷 升高,其居住的府第也就在原來廟宅的基礎上分離出來,逐漸擴大,形成現今的衍圣公府。明弘治十六年(公元1503年)重建的孔府官衙于原襲封宅在同一軸線上,即現在孔府中路的中軸線,完成了孔府前衙后宅的建筑布局。擴建由吏部尚書李東陽主持設計的。李東陽 不但是朝廷權臣,而且是一代文豪,在濱州的詩賦多見。他精通傳統風水八卦等易理,所以在設計孔府布局時結合了風水之術。此后其女兒嫁給孔子六十二代孫、衍圣公孔聞韶為一品夫人。

        孔府經過明、清兩朝的多 次重修擴建,最終形成現在的規模。占地約110畝,有樓、堂、房屋480余間,建筑面積為12470平方米。其中大門、二門、儀門、大堂、二堂、三堂、內宅門、前上房、家廟、迎恩堂、奎星樓等為明代建筑,其余為清代建筑。其建筑格局是由多種因素形成的。孔府同其它 王公貴族的衙署府第一樣,都淵源于古代的“前堂后寢”之制。孔府的建筑格局嚴格遵守明代的百官衙第的營建制度。孔府中路建筑九進,大堂按規定五間九架,前庭深闊,兩側廂房矮平,主體突出,顯示出整個建筑群的中心所在。孔府是按明朝一品官員的府第形制建 造的,但一律不用重檐、重拱歇山轉角。孔府是我國保留至今為數不多的明代典型的衙宅合一的品官建筑群。

孔府前部官衙

孔府大門

       大門是明代建筑,正上方懸掛著藍底貼金的“圣府”匾額,此匾系明嘉靖年間,閣老嚴嵩所書。正門兩邊明柱上,掛有一 對藍底金字的對聯:“與國咸休安富尊榮公府第,同天并老文章道德圣人家”。此對聯傳說是乾隆年間翰林院大學士紀昀的手筆。

二門

        孔府的二門是清代建筑。此門深二間,闊三間,門的上方懸掛長沙李東陽書寫的“圣人之門”豎匾。

  

        孔府的二門左右各有幾幢碑石,尤其引人注目的朱元璋皇帝與孔子五十五代孫“衍圣公”孔克堅在朝廷上的對話碑。整個對話語言平實如俗話,頗為游人所注目。

       洪武元年(公元1368年),明太祖朱元璋在南京稱帝后,馬上要孔子的五十五代孫孔克堅前來朝廷朝拜。因朱元璋是農民起義稱帝的,所以孔克堅假托有病,派自己的兒子孔希學前去朝見。朱元璋非常惱火,于是寫詔給孔克 堅說:“自己雖起庶民,然古人由民而稱帝者,漢之高祖也。爾言有疾,未知實否,若稱疾以慢吾不可也”。孔克堅接到詔書,誠惶誠恐,如坐針氈,驚慌中日夜兼程,急忙趕往南京朝拜。

        洪武元年十一月十四日,朱 元璋在謹身殿接見了孔克堅,仍然對其極力籠絡。接見時,朱元璋問道;“老秀才,近前來,你多少年紀也?”。孔克堅回答:“臣五十三歲也”。朱元璋又說:“我看你是有福快活的人,不委付你勾當。你常常寫書與你的孩兒,我看你資質也溫厚,是成家的人。你祖 宗留下三綱五常垂憲萬世的好法度,你家里不讀書是不守你祖宗法度,如何中,你老也常寫書教訓者,休怠惰了,于我朝代里你家里再出一個好人呵不好”。

重光門

        此門建于明弘治(朱佑樘)十六年(公元1503年),門上方懸掛有明朝弘治皇帝(朱佑樘)親頒的“恩賜重光”匾一塊,故稱“重光門”。重光的含義是:“太平盛世,日抱重光,謂曰有重日也”,即指日暈或日珥現 象。古人認為這種現象的出現是一種瑞應,值得慶賀。過去此門只有孔府大典、迎接圣旨或進行重大祭祀活動時,才在十三響禮炮聲中將此門徐徐啟開,故又稱“儀門”。在封建社會里,這樣的門又叫“塞門”,一般的官宦府第是沒資格建立的,只有被封建帝王封爵的 “邦君”才能享受此殊榮。“塞門”在周禮中是有嚴格規定的,只有帝王及各諸侯國公才能建立此門,否則,就不合周禮,是有欺君之罪的。

孔府大堂

       “大堂”系明代建筑,是當年孔府的主人衍圣公迎接圣旨,接見官員,處理重大事務的場所,重大節日、壽辰舉行儀式一般也設在大堂,所以說大堂是孔府前部辦公的主 要地方。

        大堂五間,上面是飛檐鴟吻,檐下暗斗拱,旁伸出26個彩繪云朵,堂內梁柱皆繪蝙蝠、流云,顯得此堂浮于云 端,莊嚴煊赫。中央有彩繪蝙蝠,流云“八寶”的暖閣,正中放一披鋪斑斕虎皮的太師椅,前面高大的紅漆公案上,擺著文房四寶、印盒等辦公用具。堂內兩旁及后部擺放著各種儀仗百余件,如金瓜、鉞斧、朝天鐙、曲槍、鉤連槍、龍槍、蛇槍、鬼頭刀、八棱錘、雀槍 ,各種燈籠、更鼓、云牌、云鑼、龍旗、鳳旗、虎旗、豹旗、神旗、魚旗、八卦旗、傘、扇,還有一些象征其封爵和特權的紅底金字官銜牌等等,“衍圣公”進京及出府門以外,這些儀仗都有專人執掌,并列于八抬大轎的前后兩旁,以示尊嚴。“衍圣公”是我國封建歷 史中最享有特權的大貴族。歷代封建王朝對孔子的封號不斷提高,而他的嫡系后裔的官品也隨之提升。五代時期為五品官;元代升為三品官;到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十三年(公元1380年)提升到一品官,地位僅次于丞相,同年丞相制度被廢除以后,又“班列文官之首” 。衍圣公的一品爵位從五十五代孔克堅到七十六代孔令貽共二十一代,歷經明、清兩個王朝,近540年的歷史。到了清代,“衍圣公”不但“班列到閣臣之上,還特許在紫禁城騎馬,在宮中御道上行走”。1935年,蔣介石又把孔子七十七代孫孔德成封為“大成至圣先師奉 祀官”,給以特任待遇,結束了歷代沿襲的衍圣公封號。衍圣公的封號從北宋仁宗至和二年(公元1055年)第四十六代孔宗愿開始,一直沿襲到七十七代孔德成十五歲這一年(即公元1935年),共相傳三十一代,經歷了宋、金、元、明、清、民國初年六個朝代,歷時880 年歷史。

        在孔府的“大堂”正上方懸掛著一個木雕貼金、群龍緊繞的藍底金字巨匾,此匾是清朝順治皇帝愛新覺羅•福臨于六年(公元1649年),賜給孔子六十六代孫孔興燮的敕諭,即圣旨(原文見匾)。中心意思是 :申明自己和歷代帝王一樣尊孔,表明對孔子的子孫后代的態度如歷代帝王一樣。從唐代起,朝廷就規定濱州縣令由孔子后裔兼任。明代以后,規定由“衍圣公”管攝,保舉孔氏族人兼任世職。

閣老凳

        大堂的后面有一條通廊與二堂相連,兩堂呈現出“工”字形的建筑格局。通廊下有一對明朝嘉靖年間的大長紅漆木凳,被稱作“閣老凳”。當年明代權臣、吏部尚書嚴嵩被劾,朝廷將要治罪之前,曾到 孔府來托他的孫女女婿——六十四代孫、衍圣公孔尚賢向皇帝說情,希望減免一些罪過,“衍圣公”孔尚賢深知嚴嵩夫子父子的奸權,作惡多端,沒有答復他的要求。此凳系嚴嵩坐候之物,所以叫“閣老凳”。

二堂

        “二 堂”也叫后廳,明代建筑,是當年“衍圣公”會見四品以上官員及受皇帝委托每年替朝廷考試禮學、樂學童生的地方。另外在大堂接見高級官員禮畢后也在二堂奉茶。以前孔府在科舉制度的時代里,朝廷對孔府特別優惠。每年科舉都給孔府一定的免試名額,一般由四品 至七品,名額的多少不等,此名額由“衍圣公”推薦任命,并且可以出賣,由此可知其特權的程度是世間無比的。室內正上方懸掛兩塊木刻貼金、群龍圍繞的“欽承圣緒”和“節并松筠”的皇帝手書的巨匾,前者為雍正手書,后者為康熙手書,是對孔府主人的贊頌。 

        二堂的東西各設有一廳。東廳為啟事廳,孔府的上傳下達,內稟外達的事務由啟事廳管理,設有正四品官一人擔任啟事官,其余啟事為七品官。西為伴官廳,是專門為“衍圣公”進京朝見皇帝時隨從人員,實際是起著 保衛、文書作用的,以前的伴官為六品到七品,共設六員。

        后墻兩旁立著七幢碑石,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慈禧太后手書的“壽”字和“松鶴圖”及“九壽桃圖”。這是清 光緒二十年十月十五日(公元1894年)賞賜的。光緒二十年,慈禧太后在頤和園舉行隆重的六十大壽祝壽大典,十月初“衍圣公”孔令貽同其母“一品太夫人”彭氏、“一品原配夫人孫氏”趕到北京給慈禧祝壽,在祝壽期間受到慈禧的賞識,三人各賞賜一個“壽”字。 

三堂

        三堂是明代建筑,而庭院小巧別致,兩顆沖天挺拔的蒼檜樹并列于庭院的兩旁,六個石雕巨盆內各設立一塊奇怪的上水石,把這個小院裝扮得古樸典雅,此院的東西各有一廂 房,廂房的后面各有一進院落。東廂房為“冊房”,掌管孔府的地畝冊契和土地的分布狀況。院內為“司房”,管理孔府的總務和財務。西廂房為“書房”,是當年孔府的文書檔案室。各設六品官一員負責管理。

        三堂共五間,三明二暗,恰似公堂,是衍圣公處理內務場所,孔府的內務繁多,府內仆役有違法亂紀者都要在此辦案處理。內設公案和文房四寶、印盒等辦案工具,正面有康熙年間孔子六十七代孫 、衍圣公孔毓圻(字蘭堂)書寫的八幅“后赤壁賦”作為三堂的屏風。孔毓圻書法、繪畫、詩賦造詣頗深。孔毓圻于康熙六年(公元1667年)襲封衍圣公,時年才十一歲。同年康熙帝召見進京,并特許十一歲的“衍圣公”從皇宮的御道上步入太和殿,大開朝廷先例,也 是滿朝文武官員所不及的。

        三堂明間的正上方有乾隆皇帝二十二年(公元1757年)親手書寫的“六代含飴”雕龍貼金木制巨匾。此匾是賜給孔子六十七代孫孔毓圻第三夫人黃氏的,這時期孔府上下老幼共有六代人(六 世同堂),家庭和睦,祖孫幾代歡聚一堂,長者膝下子孫幾代滿堂,享有天倫之樂,故乾隆帝來濱州祭祀孔子時寫下了此匾。在明間公案的兩旁放有“衍圣公”出巡時乘坐的“金頂紫襻綠帷”八抬大轎和“金頂紅呢刺繡”八抬大轎,在轎的兩側還放有原來的紫銅鏡(鑒 )和大鹿角及其它物品。


孔府內宅

        三堂之后,便是孔府的內宅部分,亦稱“內宅院”。有一道戒備森嚴的禁門——內宅門與外界相隔。此門為明建筑,戒備森嚴,內宅因是內眷住的地方, 任何人不得擅自入內。清乾隆皇帝曾賜虎尾棍、燕翅鏜、金頭玉棍三對儀仗,排于門前的兩邊,有不遵令擅入者嚴懲不貸。

 

戒貪圖

        進入內宅后,迎面的屏門上有幅饒有意趣的畫面。此畫是畫的成語“貪得無厭”,上面畫的是想象動物,名叫“[tān]”,看上去和麒麟相訪。主要的區別就是頭上長的角 ,麒麟為雙角,[tān]為單角。[tān]是傳說中的貪婪之獸,在此物周圍,已擁有八仙中的“八寶”,但它還不知足,又想把萬物之寶太陽吃掉,占為己有,真是“貪得無厭”。衍圣公將此畫畫在內宅門的屏門上,一出屋門即可看到,告誡子孫不要貪贓枉法,可以說是孔 子子孫崇尚清廉、嚴以律己。

前上房

        前上房為明代建筑,是孔府的主人衍圣公用來接待至親和近支族人的內客廳,也是舉行家宴和婚喪儀式的主要場所。整個建筑共有七開間,明三內四,明三間寬敞明 亮,

        中堂之中,掛有一幅慈禧皇太后為七十六代衍圣公孔令貽之母、一品夫人彭太夫人寫的大“壽”字。室內陳設 豪華,家具精美,文物古玩琳瑯滿目。正堂上方懸掛有濱州鄰縣的紳士們聯合贈給孔令貽的夫人陶氏的巨大匾額,上書“宏開慈宇”四個大字。(民國年間,軍閥混戰。有一軍隊宿營在濱州及鄰縣這個地區,陶氏便派人給軍隊送去酒肉等許多慰勞品,同時要求軍隊兵士 不要干擾鄉民。結果軍隊的長官下了命令,不許強占民宅,不許騷擾地方,更不準搶掠百姓的物品。軍隊起營后,幾個縣的紳士就聯合獻給陶夫人這塊匾,以示鄉民感恩之情。)兩側的墻壁上掛有十二幅金色的長條幅,此幅是光緒二十四年(公元1898年),彭太夫人( 即孔令貽之母)過五十大壽時,山東省的地方政府官員聯合贈送的祝壽詞(壽屏)。

       東側間,陳列著乾隆帝贈給的荊根床、椅,工藝程度很高。靠窗子的條桌上放有清朝同治皇帝的“圣旨”原件,“圣旨”用滿漢兩種文字寫 下的,漢小楷字書體端莊,結構嚴謹,豐潤溫雅,為標準的館閣體。最東間中間的方桌上放有幾件清乾隆時期的滿漢全席餐具。其制作上很講究,餐具的大件分為層:蓋、盤、放開水的外盂殼,如冬天舉行宴會,把開水放在盛菜的盤底面,菜可以保持較長時間不涼。滿 漢全席全套餐具共404件,其中有象形餐具,分別有雞、鴨、魚等等。此宴席由196道菜組成,是孔府專門招待上等賓客的宴席,即孔府喜宴、壽宴、家宴三大種類的高檔宴席。在這一間屋內還有乾隆時期的雕龍貼金的圣旨盒,抗戰前山東省主席韓復榘贈給七十七代孫、 衍圣公孔德成結婚時的大銀鼎等珍品。

        西側間的正面墻壁上掛有一幅清光緒年間李培雨畫的“張良拜書”圖。張良和漢初著名的軍事家韓信、蕭何被譽為漢初三杰。里間是當年七十六代孫、衍圣公孔令貽簽閱文件的辦 公室。西墻上掛有慈禧畫的長條幅和清朝著名書法家翁方綱的木刻對聯。

前堂樓

        前堂樓是孔子七十六代孫、“衍圣公”孔令貽和夫人、小姐們的住室,是七間兩層樓閣,高深寬敞,富麗堂皇。室內的陳設布置,仍保持著當年的原貌。

        堂前樓中間設明代一銅制暖爐,為當年取暖的用具。正面上方懸掛孔令貽書寫的“松筠永春”巨匾一方。匾的下面有一付對聯:“天下文章莫大乎是,一時賢者皆從之游”,是北京的親家馮恕所書。堂 前樓的東間是孔令貽和陶氏夫人的起居室,其布局富麗華貴,放有兩件合為一體的“多寶閣”,擺放著一品夫人的鳳冠(乾隆帝王御賜的)、特大人參、珊瑚、玉雕、花盆景、象牙雕刻“福、祿、壽”等珍貴的文物工藝品。里間,是孔令貽的兩個女兒(孔德齊、孔德懋 )幼年時期的臥室。陳列著當年小姐們的部分玩具和佩戴的銀制品。室內掛有七十七代孫、衍圣公孔德成十四歲時寫的對聯和條幅,對聯寫“從正好為天下雨,尚交喜有古人風”,條幅寫“圣人之心如珠在淵,常人之心如瓢在水”。 

        孔令貽五歲(光緒二年,即公元1876年)襲“衍圣公”,收王氏為側室,生兩女一子(即孔德齊、孔德懋、七十七代孫孔德成)。孔令貽沒有見到兒子出生就病逝于北京,卒年48歲(公元1919年11月8日)。當時王氏 懷孕五個月,孔令貽給大總統徐世昌遺呈中寫明:倘若生男繼承公爵的封號。1920年2月23日(正月初四),王氏生下了七十七代孫孔德成(王氏產后17天去世)。孔府及濱州城立即沸騰起來,城內鳴禮炮十二響,鞭炮聲不斷,慶賀小公爺的誕生。孔德成出生時,打開了 孔府的重光門和城正南門。小公爺誕生100天時,民國政府大總統徐世昌下公布令:孔德成襲封“衍圣公”的公爵封號。待遇是民國政府的部長以上俸祿。

后堂樓

        過前堂樓的后軒門,是后堂樓院。后堂樓是二層七間前出廊的臺樓,東西樓院各有二層三間前出廊的配樓。院內有兩棵十里香樹相對稱,顯得此院高深清雅。東樓(即繡樓 )是當年府內女工做刺繡活的地方,現仍保存當年的部分用具和絲繡材料。孔府的刺繡屬魯繡的范疇,歷史上魯繡是比較精細的,西樓為孔府招待來府內的至親女眷之處(即女賓招待所)。

        后堂樓是七十七代孫、衍圣公孔德成和夫人孫琪芳當年的住室。孔德成生年襲封爵位,1935年蔣介石將“衍圣公”爵號改封為“大成至圣先師奉祀官”,并享受特任待遇。1936年底結婚,1937年7 月離開孔府去武漢,后又到重慶歌樂山,蔣介石特為他建了奉祀官府。以后又在南京居住,淮海戰役后轉到上海,1948年12月和其夫人、子女同去臺灣。曾任臺灣國民黨政府考試院長。其夫人孫琪芳長孔德成1歲,安徽壽州人,清朝咸豐年間狀元孫家鼐之孫女。孫家鼐曾 任過工、吏、禮部尚書,擔任過毓慶宮行走。孫琪芳出身于世代書香門第,門名閨秀,文學修養甚佳。1936年12月16日孔德成和孫琪芳結婚時,新房就設在后堂樓,現在仍保持原貌,明間正中掛有國民黨主席林森題寫的“瑞應睢麟”橫幅,有許永昌、沈鴻烈等民國要員 題寫的對聯。正中條幾上放著國民黨政府執行委員會、監察委員會聯合贈送的雙風銀鼎。整個樓內陳列有孔德成結婚時的政府官員及友人贈送的銀鼎、銀杯、銀盾、銀瓶等,真是琳瑯滿目,體現出孔德成結婚時儀式之隆重。當時連蔣介石也已下令專門來參加其婚禮, 1936年12月12日,由于發生西安事變,蔣沒有能夠參加婚禮。東間為當時的會客室,中西結合式布置,體現出時代的風格。里套間是孔德成及夫人的臥室,東墻壁的鏡框內鑲有孔德成夫婦及兒女的合影照。后堂樓西邊的兩間是當年孔德成的奶媽及結婚時北京來的伴娘居 住的地方,里面陳列有當年使用的高檔玻璃器皿;還有部分孔德成結婚時贈送的禮品。東墻壁上掛有兩幅照片,是當年孔德成婚禮的部分場面。

 


孔府后花園

        花園,在孔府的最后,也叫后花園,是“衍圣公”的夫人及小姐游覽玩賞的地方。其花園占地面積二十余畝,有山、水、竹林、曲橋、花塢、水榭、亭 臺、噴泉、水中石島、乘涼的花廳、賞月的山頂涼亭。從花園面積之大,布局之精美,設置之精巧來看,孔府真不愧“天下第一家”的美稱。

        花園建于明朝弘治十六年(公元1503年),由長沙李東陽設計建造。這次修 建以后,到明代嘉靖年間,嚴嵩取代了李東陽的地位,為當朝的權臣,他把孫女嫁給了孔子六十四代孫、衍圣公孔尚賢為一品夫人,嚴嵩又幫助“衍圣公”擴建重修花園。到清乾隆年間,乾隆曾把女兒下嫁給七十二代孫、衍圣公孔憲培為一品夫人。于是孔府又是大興土 木,擴建花園,重修府第,把各地能工巧匠集合到濱州,各顯神通,爭獻技巧,從各地名山搬來奇石怪巖,移植名花奇草,使花園變得煥然一新。花園從李東陽到乾隆年間,共經三次大的擴建重修,形成現在的規模。

        花園亦稱“鐵山園”,因七十三代孫、衍圣公孔慶镕修花園時,從別處移入花園西北部幾塊鐵礦石而得名。其礦石形似山峰,稱天降“神石”,而他自己從此也以“鐵山園主人”自稱。修完后他還題詩來贊揚花園,“園林亭榭好,歲歲客憑欄,九月尋籬菊,三月就牡丹 ”。孔府花園里,有一株近四百年的“五君子柏”,一樹五枝,中間生長一株槐樹,因此稱作“五柏抱槐”,其樹奇偉姣秀,是花園奇特之代表。曾有詩贊曰:五干同枝葉,凌凌可耐冬。聲疑喧虎豹,形欲化虬龍。曲徑陰遮暑,高槐翠減濃。天然君子質,合傲岱巖松” 。

       

 

 

 

 

 

 

 

 

 

 

 

那个斗地主有百人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