濱州文博濱州文博網

三孔景區和魯故城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文博資源 > 景點介紹 >

濱州名勝:壽丘、少昊陵

發布:文物局辦公室日期:2016-03-24點擊:

壽丘
        我國是世界上歷史最悠久的文明古國之一,有文字記載的歷史可以上溯到四千年前,加上學術界所謂的傳說時代(史前文化),已有五千多年的歷史。在我國豐富多彩的遠古傳說中,有所謂的“三皇五帝”之說,影響最大者,莫過于黃帝,被尊之為“人文始祖”。我國第一部史學巨著司馬遷的《史記》,列《五帝本紀》為首卷,開篇首述黃帝。突出地把黃帝奉為中華民族的始祖,為黃帝在以后的歷史中學的正統地位奠定了不可動搖的基礎。
        典籍所載,多以濱州為黃帝的出生之地,傳說黃帝生于壽丘,壽丘在濱州。壽丘位于濱州舊縣村東,是一座東西長約4公里、南北寬約2公里的土丘。據《史記·五帝本紀》集解記載:“黃帝母曰附寶,之效野,見大電繞北斗樞星,照郊野,感,而附寶孕,二十四月生黃帝于壽丘。壽丘在魯東門之北,今在兗州濱州縣東北六里。生日角龍顏,有景云之瑞,以土德王,長于姬水,因以為姓,居軒轅之丘,因以為名,又以為號”。也就是后人所稱為軒轅黃帝。《周易正義》載:“黃帝,有熊氏少典之子,姬姓也。母曰附寶,……見大電繞北斗樞星照于郊野,感,附寶,孕二十四月而生黃帝于壽丘,長于姬水,龍顏有圣德。……”。《帝王世紀》載:“附寶見大電繞北斗樞星,照郊野,感,附寶,孕二十四月,生黃帝于壽丘,曰軒轅丘”。《宋書·符瑞志》載:“黃帝軒轅氏,母曰附寶,大電繞北斗樞星照郊野,感而孕,二十五月而生黃帝于壽丘”。《兗州府志·帝跡志》載:“黃帝有熊氏,母曰附寶,感大電繞樞之祥,生帝于壽丘。壽丘在魯東門之北,乃黃帝所生之地,今稱黃帝壽陵是已”。通過上述典籍記載,足以說明壽丘是“人文始祖”黃帝的出生地。
        黃帝誕生,少昊建都于濱州的傳說并不是孤立和偶然的,而是有著極其深遠廣闊的歷史背景,上古史上的傳說,大都與濱州有著一定的聯系。“三皇五帝”(《史記》索隱以伏羲、神農、黃帝為三皇,少昊、顓頊、帝嚳、堯、舜為五帝),以至夏商周三代,無不在濱州留下其“皇風帝跡”,而且有著一定的歷史承傳關系。
        宋真宗帝“推本世系,遂祖軒轅”,以軒轅皇帝為趙姓始祖。于大中祥符五年(公元1012年)閏十月,詔濱州縣更名為仙源縣,將縣城遷往壽丘之西,又興建了景靈宮奉祀黃帝。“祠軒轅曰圣祖,又建太極宮祠其配曰圣祖母。越四年而宮成,總一千三百二十楹,其崇廣壯麗罕匹。于是琢玉為像,龕于中殿,以表尊嚴,歲時朝獻,如太廟儀,命學老氏者侍祠,而以大臣領之”。當時的景靈宮各種殿、宮、門等1320間,規模宏大;玉琢成像,富麗莊嚴;祭祀時用太廟禮儀,等級最高。
        景靈宮在宗仁宗天圣年間遭火災,旋即修復。宋徽宗政和年間,金世宗大定年間,蒙古(公元1250年),元順帝至正七年(公元1347)多次重修。此后再沒有關于景靈宮的記載,大約在元代末期或明代初期景靈宮被毀,現存遺址已埋在地下。地上僅存有原來的石碑兩幢。

 

        為了紀念中華民族的祖先軒轅黃帝,濱州修復了宋代二幢特大石碑,并且修建了圍墻、大門、神道和石坊。石坊上刻有“壽丘”二字,是集漢禮器碑的漢隸而刻。在舊縣村東,327國道北側立有“黃帝誕生處”石碑,折而向北行,迎面是壽丘石坊,神道北端為三間大門,灰瓦歇山頂,仿宋代建筑風格而建。門內為照壁,壁后一泓碧水,兩塊巨碑并峙,東西隔水相望。碑前有重修記碑,碑文有“肅立碑前,仰望云際。追本溯源。憶昔撫今,頓萌繼往開來之志,共圖振興中華偉業”句,發人深思,令人振奮

 


 

        壽丘石碑原來有4塊,據楊奐《東游記》(公元1251年記)記載:“大碑四,諺云‘萬人愁’者是也。而二碑廣二十有二尺,闊半之,厚四尺,赑屃高十有三尺,闊如之,厚四尺,龜跌十有八尺。二碑廣二十有四尺,闊半之,厚四尺,赑屃高有十有八尺,闊十有六尺,厚四尺,龜跌十有九尺。一在城之外,一在城之內。無文字,意在垂成而金兵至也”。現僅存兩碑。

 

 


 


 

        東面的一碑在“文革”期間被毀成百余塊,散臥于池內,龜跌碎裂于現碑東處。西碑碑身被毀成兩段,碑首被毀成三塊,僅存兩塊,龜跌久佚。1991年由濱州文管會修起了東碑,碑首高5.80米,寬4.42米,厚1.20米,碑身高7.10米,寬3.72米,厚1.20米,龜跌高2.80米,座高0.75米,整碑通高16.45米,為中國石碑之最。1992年修起西碑,碑首高5.70米,寬4.45米,厚1.00米,碑身高7.15米,寬3.65米,上部厚1.00米,下部厚1.13米,維修時按照東碑重做龜跌,竣工后在此碑的西部農家院內發現了龜跌的殘塊,西碑通高16.40米。與《東游記》所載尺寸相比較,現存二碑即為“一在城之外,一在城之內”者。碑未刻文章,西碑上面刻有“慶壽”二字,系元代燕山老人補刻,字高一米多。東碑碑隼大于碑卯,西碑碑首尚未全部竣工,據楊奐推測因金兵南下而放棄當是正確的。
        出壽丘碑園的北門,直接少昊陵神道,便可前往去拜謁少昊陵。



少昊陵
        少昊陵位于濱州縣城東約四公里的舊縣村的東北高阜之上,陵座北向南,是少昊的墓葬處。
        少昊是史前傳說中的五帝之首。《帝王世紀》講:“少昊邑于窮桑,以登帝位,徙都濱州,崩葬云陽山”。顏師古講:“云陽在濱州,邑人謂今陵居一丘為云陽山”。《兗州府志·帝跡志》載:“少昊金天氏……黃帝之子玄囂也……隆居江水,邑于窮桑,……登帝位,都濱州。冢在云陽,即今濱州東北二里,即今少昊陵也”。《史記》載:“黃帝居軒轅之丘,而娶于西陵氏之女,是為螺祖。嫘祖為黃帝正妃,生二子,其后皆有天下,其一曰玄囂,是為青陽。”《史記·五帝本紀》索隱載:“玄囂青陽是為少昊,繼黃帝立者。”《兗州府志·帝跡志》則稱:“少昊金天氏,……,黃帝之子玄囂也,母曰嫘祖。感大星如虹,下臨華渚之祥而生帝”。玄囂即少昊。“少昊邑于窮桑,故曰窮桑氏,國于青陽,亦曰青陽氏。有圣德,以金德王天下,故曰金天氏。其立也,鳳鳥適至,故以鳥紀官”。典籍多謂少昊為東夷首領,“華渚為古代傳說中的一地名。少昊在位八十年,壽百歲而崩。《左傳·昭公十七年》載:“郯子來朝,公與之宴,昭子問焉,曰:‘少昊氏鳥名官,何故也?’郯子曰:‘吾祖也,我知之。昔者,我高祖少昊之立也,鳳鳥適至,故紀于鳥,為鳥師而鳥名’”。從上面的對話來看,鳳鳥是東方夷族部落少昊氏的圖騰。
        濱州為少昊肇邑建都安葬之地,故古史通稱濱州為少昊之墟,向無異詞。《史記·周本紀》載:“少昊之墟,濱州也,在魯城”。古代帝王的墓葬稱之為陵,因少昊為古代傳說中的五帝之一,故名曰少昊陵。隨著后世對少昊帝的祭祀,此陵也不斷地擴建與重修。現存今陵為宋真宗大中祥符五年(公元1012年)修建;宋徽宗政和元年(公元1111年),又大修陵園;清乾隆三年(公元1738年),派濱州知縣孔毓琚監工重修,添建了石坊、圍墻,并對其他建筑進行了揭瓦重修。乾隆十三年(公元1748年),乾隆皇帝謁陵時,又下令濱州知縣孔傳松種植柏樹421棵,檜樹4棵,形成現今的規模。建國后,為保護文物古跡,進行過三次重修。今少昊陵占地面積約37畝,古建筑共17間,明、清石碑22幢,古樹391幢,1977年被公布為山東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少昊陵石坊


神道、少昊陵坊、陵門
        神道位于少昊陵石坊的前部,宋真宗修建陵園時建立神道。兩旁翠柏古樹,如龍似虬,夾道而立,前來拜謁少昊帝陵園時,頓有肅然起敬之感。
        少昊陵坊為石質,立于高臺之上,建于清乾隆三年(公元1738年),坊四柱三間。中間額坊上刻火焰,中額刻“少昊陵”三個字。柱為八角形,以石鼓夾抱,柱高于額坊。
        陵門三間,三門,無斗拱,綠瓦懸山頂,兩側接陵園墻垣。始建于宋大中祥符五年(公元1012年),清乾隆年間重建,現存為清代建筑風格。


享殿
        享殿五間,前出廊,無斗拱,綠瓦懸山頂。殿始建于宋真宗年間,清乾隆三年(公元1738年)重修。殿內有神龕及木刻貼金“少昊金天氏神位”牌主,神龕上方懸掛乾隆皇帝手書的“金德貽祥”匾額。

 


 

萬石山
        萬石山始建于宋真宗大中祥符五年(公元1012年),真宗大修少昊陵墓,疊石固之,并雕刻了石像、石欄置于石臺之上。宋徽宗政和元年(公元1111年),將陵園四周用2662塊磨光石塊修砌起來,為形容用石塊之多,故稱之為萬石山。此陵墓底大上小,呈棱臺形,陵墓闊28.5米,坡高15米,上頂方11米,其形狀稱之為東方金字塔。頂上面有小室一間,東、西、北三面為墻,南面設門,黃琉璃瓦硬山頂,乾隆年間(公元1738年)改建為黃瓦廟堂,內供宋宣和年間刻漢白玉少昊像。
        千百年來,歷代前來憑吊少昊帝的達官貴人、文人墨客絡繹不絕。清代孔子六十八代孫、衍圣公孔傳鐸曾有詩曰:“古陵皇寢不知年,尚有穹碑聳道邊。荒殿想曾陳俎豆,廢爐無復起香煙。遠村望里遙疑塚,近郭耕人認是田。帝力到今良亦泯,獨留遺跡鎮山川”。

 

 
那个斗地主有百人牛牛